青玉案·十年三过苏台路

编辑:科目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2-08 06:34:54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小令写词人旅途感怀。上阕侧重写“流光容易把人抛”的感慨:十年间词人三次经过苏台,这次仍同从前一样匆匆而来匆匆而去,匆匆的脚踵有如光阴匆匆的步履,倏忽间流光闪逝,人已老矣。
中文名
青玉案·十年三过苏台路
年    代
南宋
作    者
吴潜
体    裁
元曲

青玉案·十年三过苏台路作品原文

编辑
十年三过苏台路,还又是、匆匆去。迅景流光容易度,鹭洲鸥渚,苇汀芦岸,总是销魂处。
苍烟欲合斜阳暮,付与愁人砌愁句。为问新愁愁几许?酒边成醉,醉边成梦,梦断前山雨。[1] 

青玉案·十年三过苏台路作品赏析

编辑
这里词人以“匆匆”这一双关性的意象,将抒情主人公行色匆匆的奔忙,与时间流水不舍昼夜的匆匆流驶联系起来,在空间与时间上取得了共位和同一。“鹭州鸥渚,苇汀芦岸”概括而又形象地突出了环境气氛的萧索和悲凉,词人目睹如此萧瑟的秋景怎能不引发黯然销魂的愁情愁绪。
下阕进一步渲染环境氛围的悲凉和无可排遣的愁绪。“苍烟欲合斜阳暮”一句极有意境,它使大家看到词人当时所处的情境:田野苍茫,暮烟缭绕,一轮渗淡的夕阳即将西沉,一位孤独的旅人踟蹰在这般情境中,心中的滋味,任谁人都可以想到。“付与愁人砌愁句”一语极有分量,词人的这首小令岂不正是通篇的“砌愁”之句。“愁”本为一种无形无影的抽象物,以“彻”加以描摹,就使它具有了砖石般的体积和重量,无限积郁的愁情,一如层层砖石似的积累起来压在词人心头,词人心绪的沉重则可以想见。“为问新愁愁几许?”以下数句是词人对愁情的进一步描画:“酒边成醉,醉边成梦,梦断前山雨。”不仅句句沾连造语工巧,而且对“愁”的描写也准确、具体、生动。人因愁而借酒相浇,因酒而醉,由醉而梦,因梦而泣……共同根由皆因为一个“愁”字,亦可以说:醉,梦、泣都是愁情的种种表现形态。两个“边”字用得极妙它把酒——醉——梦三字紧密相依次第转化的关系作了十分形象的表达,而“梦断前山雨”这结尾之句也极有意蕴,它既写出归梦被雨声惊断后的索寞,也暗示着梦醒后的泪雨滂沱,愁情愁绪的咏叹至此已可谓淋漓尽致矣。[1] 

青玉案·十年三过苏台路作者简介

编辑
吴潜(1196—1262)是一位做过高官的诗人,他曾做过参知政事,拜右丞相,兼枢密使,封庆国公,判宁国府,改封徐国公。晚年贬官为仕州团练使,循州安置。有《履斋诗余》传世。[1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诗词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 散曲 中国文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