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文子使大史克对

编辑:科目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18 16:44:08
编辑 锁定
季文子使大史克对是中国的散文,出处:《左传
作品名称
季文子使大史克对
作品出处
左传
文学体裁
历史散文
内容简介
莒纪公生大子仆,又生季佗

季文子使大史克对基本信息

编辑
作品名:季文子使大史克对
体裁:历史散文

季文子使大史克对原文

编辑
莒纪公生大子仆,又生季佗。爱季佗而黜仆,且多行无礼于国。仆因国人以弑纪公,以其宝玉来奔,纳诸宣公。公命与之邑,曰:“今日必授。”季文子使司寇出诸竟①,曰:“今日必达②。”公问其故,季文子使大史克对曰:
先大夫臧文仲教行父事君之礼,行父奉以周旋,弗敢失队。曰:‘见有礼于其君者,事之,如孝子之养父母也;见无礼于其君者,诛之,如鹰鹯之逐鸟雀也③。’先君周公制《周礼》曰:‘则以观德,德以处事,事以度功,功以食民。’作《誓命》曰:‘毁则为贼,掩贼为藏。窃贿为盗,盗器为奸。主藏之名,赖奸之用,为大凶德,有常无赦。在九刑不忘。’行父还观莒仆,莫可则也。孝敬忠信为吉德,盗贼藏奸为凶德。夫莒仆,则其孝敬,则弑君父矣;则其忠信,则窃宝玉矣。其人,则盗贼也;其器,则奸兆也。保而利之,则主藏也。以训则昏,民无则焉。不度于善,而皆在于凶德,是以去之。
“昔高阳氏有才子八人,苍舒、隤、梼戭、大临、尨降庭坚仲容、叔达④,齐、圣、广、渊、明、允、笃、诚,天下之民谓之八恺⑤。高辛氏有才子八人,伯奋、仲堪、叔献季仲、伯虎、仲熊叔豹、季狸,忠、肃、共、懿、宣、慈、惠、和,天下之民谓之八元。此十六族也,世济其美,不陨其名。以至于尧,尧不能举。舜臣尧,举八恺,使主后土,以揆百事,莫不时序,地平天成;举八元,使布五教于四方,父义、母慈、兄友、弟共、子孝,内平外成。
“昔帝鸿氏有不才子,掩义隐贼,好行凶德,丑类恶物,顽嚣不友,是与比周。天下之民谓之浑敦⑥。少皞氏有不才子,毁信废忠,崇饰恶言靖谮庸回,服谗蒐慝,以诬盛德,天下之民谓之穷奇⑦。颛顼氏有不才子,不可教训,不知话言:告之则顽,舍之则嚣,傲很明德,以乱天常,天下之民谓之梼杌⑧。此三族也,世济其凶,增其恶名,以至于尧,尧不能去。缙云氏有不才子,贪于饮食,冒于货贿侵欲崇侈,不可盈厌,聚敛积实,不知纪极,不分孤寡,不恤穷匮,天下之民以比三凶,谓之饕餮⑨。舜臣尧,宾于四门,流四凶族,浑敦、穷奇、梼杌、饕餮投诸四裔,以御螭魅。是以尧崩而天下如一,同心戴舜,以为天子,以其举十六相,去四凶也。故《虞书》数舜之功,曰‘慎徽五典,五典克从’,无违教也。曰‘纳于百揆,百揆时序’,无废事也。曰‘宾于四门,四门穆穆’,无凶人也。
“舜有大功二十而为天子,今行父虽未获一吉人,去一凶矣,于舜之功,二十之一也。庶几免于戾乎⑩?”[1] 

季文子使大史克对注释

编辑
①季文子:鲁国当时的执政大臣季孙行父,谥号文。
②达:做到。
鹰鹯(zhān):鹰、鹯皆为凶猛的鸟,食肉。
④隤(tuí)(kǎi):人名。梼(táo)戭(yǎn):人名。尨(pánɡ)降:人名。
⑤恺(kǎi):和乐。
浑敦:不开通的样子。
⑦穷奇:贫乏而怪异的样子。
⑧梼杌:凶顽没有可比的样子。
⑨饕(tāo)餮(tiè):贪财的样子。
⑩戾:罪恶。[1] 

季文子使大史克对译文

编辑
莒国的纪公生了太子仆,又生了季佗,他喜爱季佗废了仆的太子位,同时又在国内做了很多不守礼法的事。太子仆就利用国人的势力把纪公杀掉了,带着国内的宝物逃奔到鲁国,把这些宝器送给鲁宣公。鲁宣公命令给太子仆一处地方,说:“今天必须授给他。”鲁大夫季文子让司寇把太子仆逐出鲁国,说:“今天必须把他赶出境外。”鲁宣公问季文子为什么这样做。季文子让太史克对鲁宣公说:
“先头去世的大夫臧文仲教导季文子对待君主的礼法,季文子奉行这些礼法服务于君主面前,不敢有缺失和丢弃。这些礼法是:‘看到对待君主有礼度的人,就服侍他,好像孝子对父母的赡养;看到对待自己君主不守礼度的人,就诛罚他,要像鹰鹯一类凶猛的鸟追捕小鸟雀一样。’我们的祖先周公制定《周礼》时说:‘礼法的原则是用来衡量观察德行的,德行是用来处理事务的,事务是用来衡量功绩的,功绩是用来供养人民的。’他作《誓命》说:‘毁弃礼法就是贼子,隐藏贼人就是窝赃;偷窃财物就是盗寇,盗窃国家宝器就是窃取君位。担当窝赃的名声,依恃奸贼的器用,都是大的凶恶的德行,都在常刑无赦的范围,用九种刑法的任一种处理都不过分。’季文子回顾这些原则用来观察莒国仆的行为,没有一点是可以效法的。孝敬、忠信都是善良美好的德行,盗贼、窝赃都是凶恶的德行。那个仆,如果效法他的孝敬,那么他杀了他的君父;如果效法他的忠信,那么他盗窃了国家的宝玉。看他的人,那就是一个盗贼;看他的器物,那就是窃夺君位的象征。保护他并以他的器物为利,就是窝赃的主人。用他的行为来训导人民就会昏乱,人民就没有准则可以效法。他的行为都不属于善德,而都属于凶德,所以驱逐了他。
“过去高阳氏有贤良的儿子八人,称为苍舒、隤、梼戭、大临、彧降、庭坚仲容、叔达,(他们有八种美德:)举措都合礼法的‘齐’、宽博通达的‘圣’、度量宽宏的‘广’、思虑深远的‘渊’、洞见幽微的‘明’、言行相符的‘允’、交游厚道的‘笃’、秉心纯直的‘诚’,天下的人民称他们是八位和乐的人。高辛氏也有贤良的儿子八人,叫伯奋、仲堪、叔献、季仲、伯虎、仲熊、叔豹、季狸,(他们也有八种美德:)谨心奉上的‘忠’、临事勤敏的‘肃’、治身唯谨的‘共’、行为精粹的‘懿’、思虑周详的‘宣’、善良友爱的‘慈’、拯救贫乏的‘惠’、与物无争的‘和’,天下人民称他们为八位善良的人。这十六个族系,每一代都继承着美德,不使美名陨落。一直延续到尧统治天下,尧不能推举他们的后代为官。舜做尧的臣子,推举八位和乐之人的后代做官,让他们管理土地,从而管理国家各种事务,使各种事务都能依时完成而有条不紊,达到土地平整上天和顺。舜又推举八位善良的人的后代,让他们传布声教于全国,使全国做到为父者有恩义,为母者有慈爱,为兄者友爱,为弟者恭顺,为子者孝敬,家国内外和睦亲切。
“过去帝鸿氏有没有贤才的儿子,掩蔽仁义隐藏盗贼,喜好做凶恶的事,与凶恶的东西相比类,顽劣不讲友好,与他们的同类者互相联属,天下人民称他们为不开通的浑敦。少嗥氏也有没有贤才的儿子,他们毁灭信义废弃忠诚,掩饰恶言,安于听谗言,信用邪僻之人,施行谗佞隐藏罪恶,用来诬蔑盛德,天下人民称他们为穷乏而怪异的人。颛顼氏有没有贤才的儿子,不可教育训导,不懂得善言,教训他顽劣不通,舍弃了他,他更顽劣,践踏光明的德行,用来扰乱上天规定的秩序,天下的人民称他们是再不能凶顽的人了。这三个族系,世代继承了凶恶,不断增加他们的恶名。到尧统治天下的时候尧不能把他们去掉。缙云氏有没有贤才的儿子,贪吃饮食,贪占财物,没有满足,聚积搜刮粮食财物,不知有限度,不管孤贫寡弱,不体恤穷乏的人,天下人民把他们与以上三个凶族相比,称他们为无限贪婪之人。舜做尧的臣子,敞开四门以接纳宾客,流放了四家凶族,浑敦、穷奇、梼杌、饕餮,都被投放到四方荒远之地,让他们去抵御山神怪物。所以当尧死后天下人团结如一,同心拥戴舜,让他做天子,因为他推举了十六个辅佐国家的人,去掉了四家凶族。所以《虞书》历数舜的功劳,说:‘敬重宣扬父义、母慈、兄友、弟恭、子孝的五种道德,使五种道德都得以推行。’这是说舜不背弃教化。又说:‘事情都各有各的管理,都做到有条不紊。’是说他没有废弃一切事情。又说:‘在四门接待宾客贤才,远方的诸侯都恭恭敬敬地来到。’是说国内没有凶恶的人。
“舜建立的大功有二十项才做了天子,现在季文子虽然还没有得到一个善人,但去掉了一个凶人,与舜的功劳相比,只有二十分之一,这总可有望免去罪过了吧?”[1] 

季文子使大史克对评析

编辑
鲁文公十八年(前609),莒国太子仆杀了其父纪公而逃奔到鲁国鲁宣公让给他一处地方,而鲁国国相季文子则命令把他赶出国境,并让太史向鲁宣公说明驱逐太子仆的原因,是太子仆不孝敬、不忠诚,“莫可则也”。从中可以看到季文子对西周礼法的极力维护。[1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散文 中国文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