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郑战于大棘

编辑:科目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1 11:42:21
编辑 锁定
鲁宣公二年(前607),郑国接受楚国的命令,进攻宋国宋国将领狂狡将已掉入井中的郑国军士救出来,使自己被俘;宋国将领内部不团结而导致全军覆没。这次战争,再次说明宋国一些大臣不懂得战争,也缺乏为国牺牲的精神。
作品名称
宋郑战于大棘
作品出处
左传
文学体裁
历史散文
简    介
二年春,郑公子归生命于楚,伐宋

目录

宋郑战于大棘基本信息

编辑
作品名:宋郑战于大棘
出处:《左传
体裁:历史散文

宋郑战于大棘原文

编辑
二年春,郑公子归生命于楚,伐宋。宋华元、乐吕御之。二月壬子,战于大棘。宋师败绩。囚华元,获乐吕,及甲车四百六十乘,俘二百五十人,馘百①。
狂狡辂郑人②,郑人入于井,倒戟而出之,获狂狡。君子曰:“失礼违命,宜其为禽也。戎,昭果毅以听之之谓礼。杀敌为果,致果为毅。易之,戮也。”
将战,华元杀羊食士,其御羊斟不与。及战,曰:“畴昔之羊,子为政;今日之事,我为政。”与入郑师,故败。君子谓:“羊斟,非人也,以其私憾,败国殄民,于是刑孰大焉?《诗》所谓‘人之无良’者,其羊斟之谓乎!残民以逞。”
宋人以兵车百乘、文马百驷,以赎华元于郑。半入,华元逃归。立于门外,告而入。见羊斟,曰:“子之马然也?”对曰:“非马也,其人也。”既合而来奔。
宋城华元为植,巡功。城者讴曰:“睅其目③,皤其腹④,弃甲而复。于思于思⑤,弃甲复来。”使其骖乘谓之曰:“牛则有皮,犀兕尚多⑥,弃甲则那?”役人曰:“从有其皮⑦,丹漆若何?”华元曰:“去之!夫其口众我寡。”[1] 

宋郑战于大棘注释

编辑
①馘(ɡuó):指战争中割取的敌人的左耳
②辂(yà):迎战。
③睅(kàn):眼球突出。
④皤(pó):腹大的样子。
于思:胡须多的样子。
犀兕(sì):犀牛。兕为犀牛的雌者。
⑦从:同“纵”。[1] 

宋郑战于大棘译文

编辑
鲁宣公)二年春,郑国的公子归生受楚国的命令进攻宋国宋国华元、乐吕率军抵抗。二月壬子日,在大棘展开战争。宋军被打败了。俘虏了华元,乐吕战死被收回郑国郑国还俘虏了宋国的兵车四百六十乘,俘虏兵士二百五十人,打死宋军而割下左耳一百个。
宋国的狂狡迎战郑国军队,郑军士卒落入田野的井中,狂狡倒过战戟让这些人抓住戟柄上来,郑军俘获了狂狡。君子评论说:“狂狡失掉礼法违背命令,正应当被擒获。兵戎,是要发扬果毅精神并把这种精神存在心内表现在外,才称得上礼法。杀伤敌人为勇敢,把勇敢用来立功就为强毅,反过来,就应遭到刑戮。”
就要打仗的时候,华元杀了羊给战士吃,为他驾车的羊斟却不分给吃。到打起来的时候,羊斟说:“前日的羊,是你主管;今天的事情,是我主管。”就把华元的戎车驾到郑国军队中,所以失败了。君子说:“羊斟不是人,因为私人的怨恨,败坏国家残害人民,对他该用多大的刑罚呀?《诗经》所说‘人没有好德行’的话,说的不正是羊斟吗?他残害人民以快自己的心意。”
宋国用兵车百乘、毛色华丽的马四百匹去郑国华元,兵车、马匹已经有一半进入郑国,华元逃回来了。他站立在城门外,让人通告了才进去。华元见到了羊斟,问他:“你驾驭的马要跑到郑军那里去吗?”回答说:“不是马要去,是人让去的。”华元从羊斟这里证实他的被俘是羊斟干的,羊斟就害怕了,出逃到鲁国。
宋国筑城垣,华元为主管,出去巡察工程。筑城的人唱道:“鼓起他的眼睛,挺起他的大肚,丢弃了衣甲又回来了。络腮胡子呀络腮胡子,丢弃了衣甲又回来了。”华元让他的护车武士回答筑城的人说:“牛皮是有的,犀牛的皮子更多,弃甲又怎么样?”筑城的人回答他说:“纵然有犀牛的皮子,油漆弓箭的丹漆又从哪里来呢?”华元说:“离开他们,他们口多我少。”[1] 
参考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