师旷侍于晋侯

编辑:科目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2 07:48:15
编辑 锁定
作品名:师旷侍于晋侯
出处:《左传》
体裁:历史散文
晋悼公认为卫国人驱逐了他们君主,做得太过分了。师旷回答说,也许是因为君主没有善政才使人民这样做的。他所说的“若困民之主,匮神乏祀,百姓绝望,社稷无主,将安用之”的话,成为历代君主的警语
作品名称
师旷侍于晋侯
作品出处
《左传》
文学体裁
历史散文
侧室
官职名,负责管理卿大夫宗族事务

目录

师旷侍于晋侯原文

编辑
师旷侍于晋侯。晋侯曰:“卫人出其君,不亦甚乎?”对曰:“或者其君实甚。良君将赏善而刑淫,养民如子,盖之如天,容之如地。民奉其君,爱之如父母,仰之如日月,敬之如神明,畏之如雷霆,其可出乎?夫君,神之主而民之望也。若困民之主,匮神乏祀,百姓绝望,社稷无主,将安用之?弗去何为?天生民而立之君,使司牧之,勿使失性。有君而为之贰,使师保之,勿使过度。是故天子有公,诸侯有卿,卿置侧室①,大夫有贰宗②,士有朋友,庶人、工、商、皂、隶、牧、圉皆有亲昵,以相辅佐也③。善则赏之,过则匡之,患则救之,失则革之。自王以下各有父兄子弟以补察其政。史为书,瞽为诗④,工诵箴谏,大夫规诲,士传言,庶人谤,商旅于市,百工献艺。故《夏书》曰:‘遒人木铎徇于路⑤,官师相规,工执艺事以谏。’正月孟春,于是乎有之,谏失常也。天之爱民甚矣,岂其使一人肆于民上⑥,以从其淫,而弃天地之性?必不然矣。”[1] 

师旷侍于晋侯注释

编辑
侧室:官职名,负责管理卿大夫宗族事务。
②贰宗:官职名,负责管理大夫宗族事务。
③皂(zào):奴隶的一种,可能负责养马,身穿黑衣。
④瞽(ɡǔ):乐师。
遒人:传达命令的官吏。木铎金口木舌的铃。
⑥肆:凌驾。[1] 

师旷侍于晋侯译文

编辑
(鲁襄公十四年)师旷侍奉在晋悼公身旁。晋悼公说:“卫国人把他们君主赶出去了,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吧?”师旷对他说:“或者还是他们君主实际做得太过分了。好的君主就是要做到奖赏善良的惩罚淫滥的,养活人民就像养活他的儿子,要像天那样覆盖他们,要像地那样容纳他们。人民奉立他们的君主,爱他像爱自己的父母一样,仰望他像仰望日月一样,尊敬他像尊敬神灵一样,畏惧他像畏惧雷霆一样,这样的君主能被人民赶出去吗?君主,是神的主人也是人民的希望。如果使人民财产贫困,神灵穷匮祭祀缺乏,百姓断绝希望,国家社稷没有主持者,将用君主干什么?不让他离开还要他有什么用?上天生出人民并为人民立了君主,让君主来管理他们,不使他们失去本性。有了君主还要为他设置辅佐,让师傅来保护他,不使他做事过度。所以天子有三公,诸侯有国卿,公卿可设置一个侧室的官吏,大夫可设置一个贰宗的官吏,宗族的家长有他的同宗子弟,一般平民、工人、商人及皂、隶、牧、圉等奴隶各有各的亲近,用这些来辅助他们。好的就奖赏他们,有过错就纠正他们,有患难就援救他们,丧失人民就把他们清除掉。
从最高的天子以下各自有父兄子弟补充检查他们的政教。太史为他们记录着言行,乐师把他们的言行写成诗歌,乐工歌唱规劝匡正的词曲,大夫们进行正面教导,宗族家长听到君主的过失转告给大夫,一般平民要发怨言(来警告他们),商旅在市井中议论,各种工匠献出他们的技艺用以讽谏。所以《夏书》说:‘传达命令的官吏摇着金口木舌的铃在道路上宣布政教,负责规谏的官吏来规劝,工匠们各自从事他们的技艺来劝谏。’正月春天的开始,就为百姓、商人和工匠们提供进言的机会,劝谏君主不合常道的行为。上天对人民是十分爱惜的,哪里能够让一个人在人民之上为所欲为,放纵他的荒淫,抛弃了天地赋予人民的常性呢?一定不能让他这样下去。”[1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语言 文学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