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六岁的太阳

编辑:科目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20 22:24:24
编辑 锁定
《十六岁的太阳》由亚妮导演和任制作人的剧情片。
《十六岁的太阳》的故事发生在江南的杭州和遥在千里之外的陕北农村。16岁的黑仔,是舞蹈学院二年级的学生,同学只知道他来自一个很偏远的山村。但一个远离城市、远离艺术的农村孩子,为什么一进校就有很专业的舞蹈功底和出类拔萃的艺术感觉?没有人知道,因为黑仔从来不谈他的身世。直到舞蹈学院派往德国交流生的名额定给了黑仔,可成行前,学校突然劝其退学,黑仔的身世之谜,才露出冰山一角,黑仔也再次跌入深渊……
黑仔在少年管教所蹲过两年,被人告发了。
中文名
十六岁的太阳
导    演
亚妮
制片人
亚妮
主    演
待定

十六岁的太阳基本信息

编辑
中文名:十六岁的太阳
项目进度:制作中

十六岁的太阳剧情梗概

编辑
同学终于知道,黑仔是在少年管教所的新生舞蹈团学的舞蹈,而舞蹈团的团长正是同班同学丁香的父亲。在这之前,丁香一直和黑仔争夺去德国交流的名额,最终由黑仔夺得,于是,无论是黑仔还是同学,都怀疑是丁香告发了黑仔,恰恰丁香又是黑仔暗恋的人……
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黑仔从山巅跌到了谷底。他冲到丁香的宿舍,丁香不知去向;他回去自己的宿舍,看到门口围了很多人,他的铺盖已经被扔在门口……黑仔知道,他的好命到此结束了。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,脖子是空的,母亲的话在他耳畔嗡嗡作响:别丢了锁命铜钱别丢了锁命铜钱……
黑仔从心里升腾起一种仇恨,但在丁团长家门口,却意外听到声嘶力竭的丁香正以退学威胁父亲,要为黑仔追回学籍。他一下子又陷入混乱——
黑仔不姓黑,是因为生下来黑才得了这个名。
生黑仔的前三天,他的爹死了。村上算命的老瞎子说,黑仔的娘就是克夫克子的命。黑仔满月,老瞎子用一根麻线串了三个铜钱挂在他的脖上,说这样才能锁住黑仔的命,不会被克。铜钱一直挂到黑仔12岁,被取了下来,因为黑仔犯事了。
黑仔爹和村长去县里贩牲口的半道上,摔下崖死了。村长出钱,领着村里人给办了丧事。之后,村长包揽了黑仔家所有的农活儿。一来二去,村里自然有了闲话,黑仔爹的死因也被传得和村长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瓜葛。这也是黑仔在村里抬不起头的原因。黑仔就渐渐恨起了村长,这种恨日积月累,终于有一天爆发了。
村长为了堵住村里的闲话,想和黑仔的娘成亲,黑仔不同意,与村长发生了争执,推搡中,劝架的黑仔娘被推倒在地,愤怒的黑仔,顺手用柴刀砍了村长……这就是黑仔犯的事。
黑仔被带走的那天,他娘一路追着喊,千万不能丢了脖上的锁命铜钱,有了这铜钱就有好命。可到了少管所,尽管黑仔一遍又一遍地说了铜钱的来历,铜钱还是被收走了。没了锁命的铜钱,离了娘,黑仔的心就漂浮在黑暗里……
进少管所一个月后,他被分到了新生舞蹈团。可他对舞蹈一窍不通,也没有兴趣。从小被压抑和扭曲的心理、山里孩子的野性、复仇的萌动,使黑仔成了舞蹈团屡屡犯事的刺儿头。孤儿出身的丁团长,对黑仔心生怜惜,为进行有效的管教,专门为他编排了朗诵舞蹈剧《母亲》。严厉的管教、温情的爱护、艺术的玄妙,黑仔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活过来,在痛苦的砺炼中成长。
两年后,黑仔刑满释放。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舞蹈学院。
黑仔拿到北京舞蹈学院录取通知书的那天,丁团长在家里请他吃饭,黑仔才知道,考场上成绩最好的那个跳现代舞的女孩子竟是丁团长的女儿丁香。丁香告诉他,舞蹈学院每年都有派往德国的国际交流生,那是国际上最顶尖的现代舞学院。在饭桌上两人约定,谁先争上交流生,谁就获得对方的礼物。
告发他的不是丁香,那会是谁?黑仔感到一种很奇怪的释怀,同时又被袭上心头的愤怒包裹着。黑仔没有进丁家的门,但又不知去向哪里。
丁香发现了黑仔,追了出来。当黑仔看到丁香交到他手里的锁命铜钱,强忍的泪终于落了下来。那就是丁香曾答应要送他的出国礼物。黑仔把铜钱又放回到丁香手中,对她说,让它保你好命,把最好的现代舞从德国带回中国。
黑仔在舞蹈学院门口,碰到了提着大包小包来看他的村长。曾经,在得到教务处让他去德国留学的通知时,他把喜讯告诉母亲,母亲在电话里喜极而泣,说他每个月寄去的钱,都是村长到乡里去取的,叫他以后不要再寄了,去外国需要用钱。黑仔知道,这钱都是村长给的,因为他从来没给家里寄过钱。
村长来告诉黑仔,他爹的死,因找到了目击证人,公安局已经有了意外事故的结论。他是来问黑仔,是否同意他搬去跟他母亲同住,也好正大光明的解决他家的劳力。村长还给黑仔买了出国的西装、领带和旅游鞋,嘱咐他出了国不要给中国人丢脸。黑仔用所有的钱请村长吃饭,两个人在饭馆里,用男人的方式进行了一场谈话。但黑仔始终没有说他被退学的事。
身无分文的黑仔,在过街天桥上摆摊卖村长给他的东西,却意外的遇见了都在少管所曾同住一室的六指。六指是温州人,家里很有钱。他的父母都是企业家,成天不是出国就是谈生意。离婚后,六指就成了没人管的野孩子,渐渐入了歪道,最终以盗窃罪被管教。
六指当场买下了黑仔的西装、领带和运动鞋,又很仗义的把运动鞋作为见面礼送还给他,还拍着胸脯包黑仔混出人样。落魄的黑仔,既没有脸面回家,也没有勇气找人诉说,希望和爱泯灭殆尽,重新陷入了不能自拔的仇恨。在六指的一再怂恿下,为了生活,更为了找到那个告发他的人报仇,黑仔无奈地跟了六指。
六指专偷自行车,但从不让黑仔偷,只是让他望风,对黑仔十分哥们,让黑仔心怀感激。一天夜里,在一个小区偷车,被人发现,黑仔想帮六指逃脱,夺过六指手中一辆撬开锁的自行车,把他往黑暗里一推,自己引开来人朝另一方向猛骑,慌乱中撞上了迎面来的另一辆自行车。等他醒来时,已在医院的病床上,守着他的那个人,就是和他相撞的中年男人。中年男人叫蔡融,是一所大学的心理学教授。蔡融始终没有提偷车的事,只问他家人的情况。黑仔撒了谎,说自己是孤儿,来城里打工……
蔡融一直照顾黑仔,主治医生以为他们是父子。
出院后,蔡融又把黑仔接回了家。一段相处,黑仔感受到了一种久失的父爱,几次想吐真情,终难启口。
一次去医院换药,黑仔不经意看到主治医生跟蔡融在谈话,很神秘,不禁心生怀疑。
蔡融让黑仔陪他去看舞剧,到了剧场门口,却突然有事走了。黑仔在他的座位上,看到了丁香。从丁香那里知道,“二进宫”的六指坦白了他告发黑仔并拉他下水的过程。黑仔万般痛苦,心堤再一次崩溃。
在蔡融的家里,他又无意听到了蔡融与医生的电话谈话,知道蔡融得了病,需要相同的骨髓配对,而自己正好相配。黑仔觉得蔡融所有的付出都是为了这个目的,怒愤下不辞而别。
黑仔去医院证实这件事,却得到了完全不一样的答复。主治医生告诉他,他的骨髓虽然和蔡融相配,但蔡融拒绝了。因为当时黑仔重伤,身体很虚弱,如果进行骨髓移植,会危及到生命。这就延误了蔡融最佳的骨髓移植期限。黑仔又在丁香那里得知,蔡融一直拖着病体为黑仔复学的事四处奔波,包括辗转找到丁团长一家。
黑仔回到蔡融家,只看到桌上一封舞蹈学院重新入学通知,蔡融不知去向。
黑仔狂奔到医院,让主治医生用他的骨髓救蔡融的命,但主治医生说,蔡融的生命最多只有一个月,骨髓移植已经完全没有必要。黑仔跪下来,对医生说,你救救他,他是我的爸爸……
在善与恶的悬崖上,蔡融展开救赎;在爱与恨的迷失中,黑仔几经砺炼;在生与死的漩涡里,丁香伸出援手……
当舞台上那轮白色的太阳,再度照耀到那个舞者的生命;当锁命铜钱重新戴回黑仔的脖上;一个关于心灵回归的故事,一个浸染着成长色彩的传奇,几经跌宕,终有一个好命的结局![1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剧情电影 电影作品 电影 影视作品 娱乐作品